年初一大清早,同姨被女兒天月─阿妤的母親的一個電話吵醒,說道是拜年電話,自己一過年就行好運,所以不能親自來拜年,糊亂說了一堆恭賀說話云云。同姨早知她不會來,便吵醒孫女讓她來應付這個麻煩人。

        阿妤眼睛還沒睜開,沒神沒氣的喂了一聲,那邊裝著小孩語氣說話:「小妤,是媽咪呀!要跟我說什麼呢?」

        阿妤定一定神,想起今天是年初一,母親最喜歡就是攢錢和打扮,當然就只有那幾句:「媽咪,祝你財源廣進,青春常駐,身體健康。」

        天月很滿意,笑嘻嘻地滔滔不絕:「媽咪呢,今年不能跟你們過年,我的一個大客要到美國登台,特意帶我過去見識見識,我有機會認識很多影視紅人,我回來再買個大肥豬毛娃娃給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 阿妤皺皺眉說:「不要!我要兔子,羊也可以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 天月看來已經在機場,一連聲答應:「好,好,兔子羊咩都好吧,回來再說,錫錫媽咪。」

        阿妤連聲笑荓黎W電話。

        同姨邊刷牙邊探頭出來:「早知她不會來,但總算有個電話。」

        阿妤也擠進洗手間來:「我也有預感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 就這樣兩婆孫梳洗換新衣、為花瓶添水、裝全盒、沖茶,漸漸都接近中午時份。門鈴就像預期的響起來,阿妤飛也似的去開門,大叫:「恭喜發財!」怎知這句恭喜發財需要叫三聲,以為只有王教授出場,怎料陳太太跟兒子這兩個電燈泡也來「湊熱鬧」。

        陳太太遞過禮物:「同姨,剛才在門口就碰到王教授了,真巧呢!搬來這堻o麼多年,今年倒是首次來拜年呢!」

        同姨瞪了她一眼,明知她是來湊趣的:「真是呢,陳生不來嗎?」

        明仔打了個呵欠,不好意思地說:「我們今天也要做生意,一會兒到樓下幫忙就是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同姨接過各人的禮物,隨即回了個紅包,就跑到廚房煎糕點。阿妤遞上全盒,並且倒了熱茶。

        「阿妤真是乖巧,老王給你一個紅封包,祝你學業進步。明仔,也給你一個,祝你工作順利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太笑笑:「對啊,阿妤真是伶俐得很,來,陳師奶也給你一個紅包。」

        阿妤看看陳太的紅封包是一頭猴子,就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 陳太太看著這個小師傅,知道有些古怪:「今年是猴年嘛!」

        王教授解釋:「你看同姨這堛漸爰m和揮春,一頭猴子款式也沒有。因為今年是猴年,凡是屬猴的人今年就犯了本命太歲,這個我們一般都懂,那麼我們也盡量避免放置犯太歲生肖的東西才對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太驚道:「什麼?我們每年都會買該年的生肖擺設和揮春呢!明仔是屬猴,我知他今年犯太歲,那知猴子紅封也不可以用啊?」

        明仔也說:「真的很容易買了回家,整條街都在賣當年生肖的物品,別說紅封揮春,連紅內褲都印了猴子圖案呢!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太踢了踢兒子:「你看你多失禮,連內褲都說起來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王教授摸摸頭:「又不是十分打緊的,既然買了就不要浪費。不過以後再買時就可以盡量選其他普通款式吧,紅封揮春方面,花呀、魚呀,也很漂亮的。紅內褲方面最好都算淨色沒圖案最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 阿妤也說:「婆婆教我生肖之間有沖和合,例如媽媽說要買個毛娃娃給我,我是屬豬的,所以合我生肖的動物應該是兔子和羊。」

        王教授點點頭:「阿妤很厲利啊!我是屬虎的,雖然不是本命年,但卻是沖太歲,萬事皆宜守不宜攻。

        陳太太恍然大悟:「啊!原來潮流是不可以胡亂跟從的,那麼屬馬和屬蛇的又如何呢?」

        明仔插口:「對啊,那是你和爸爸的生肖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瞪他一眼,阿妤發笑。

        王教授也忍住笑說:「馬對於猴就沒有好與不好之分,馬跟虎狗羊也是較合的,相反馬跟鼠就相沖了;而蛇跟牛雞合,跟猴互為六合貴人,但蛇跟豬是相沖的,今年是猴年,肖蛇的可能有貴人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 這時同姨端著糕點出來:「所以天月這個孩子,一過年就跟貴人到外地撈生意去了,算是行好運呢,她又是肖蛇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 大夥兒圍在桌子坐。

明仔端詳著各類糕點,邊夾進口邊說:「想不到同姨也是廚藝能手,蘿蔔糕雖然一點肉也沒有,但十分美味呢!」

        讚美的說話誰會不歡喜?同姨笑了起來:「明仔,如果能把這個口才用來追求女孩子,你們陳宅今年辦喜事擋一擋犯太歲也不難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也被逗笑了,端詳著自己的兒子:「他怎會有甚麼口才呢!不過,他樣子看來很老實似的。」然後壓低聲音。「其實是呆相才對!所以呢,說出來的讚美說話無論是真是假倒像很真誠似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 明仔看到大家的笑臉,面一紅:「不是假的,你們看這些糕點,沒有臘肉沒有乾蝦帶味,也這麼好吃。」

        同姨更樂:「我故意的,你們該是一起H就來,沒吃早餐吧。年初一第一餐吃素的話,功德最大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太說:「你不是佛教徒,談甚麼功德不功德呢?」

        王教授很喜歡那個豆糕,又夾了兩塊:「在這種喜慶時節戒一餐肉食,算是對大自然的動物有種慈悲之心,跟宗教沒有關係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太急道:「這樣呀!同姨,一會兒我拿一點給我家那老陳吃好嗎?」

        同姨笑笑:「我早預了你們每人拿一盒回家,我和阿妤這兩口子,難道天天吃糕?」
       
陳太太問:「王教授,你說你今年「沖」太歲,有甚麼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 唉!我屬虎,跟猴是相沖的,今年必有刀傷囉,今天是24日,立春差不多同一天,所以我會在這幾天去捐一捐血、洗牙或者做身體檢查,去減低血光之災。

        明仔又發揮其「口才」:「嘩!王教授連這個也有研究,太厲害了吧!」

        阿妤忍不住「格」一聲笑出來,但王教授卻呆了一秒,電光火石之間跟同姨交換了一個眼神,大家都想起往事。

        為了掩飾這個瞬間停頓,同姨繼續「教育」這兩位以聊天作為學習的學生,同姨隨手拿起紙筆,畫起來(參看圖2-12-22-3):「這樣吧,教你們最簡單的生肖沖合法。那些子丑寅卯是我自己看的,你們暫且不用理會,箇中比較複雜,只看生肖便可。隔三個生肖就互為相合,隔五個生肖就互為相沖,是否比較易明呢?我們懂得十二生肖的排序,就可以知道三合貴人是那兩個生肖了,相沖是那一個生肖了。打個比喻說說鼠吧,小師傅。」

        阿妤點點頭,伸出手指:「例如鼠呢,隔開牛、虎、兔,便到了龍,再隔開蛇、馬、羊,便到了猴,所以鼠龍猴三者,便是一組三合貴人生肖了。相沖最易,圖的對面生肖便是相沖了。

        明仔自己又數了數說:「我明了,那麼猴跟虎相沖了是嗎?」

        同姨拍拍手:「對呢,誰人說明仔呆呢?他不知多聰明。」

        明仔自信大增。王教授見大家興起,便說:「六合貴人方面,一點也不複雜。由鼠牛開始,生肖向外擴展便是彼此的六合貴人了。由你來說啦,小師傅。」

        阿妤又指著圖畫:「鼠是牛的六合貴人,牛也是鼠的六合貴人。再來虎和豬便是彼此的六合貴人,再來是兔和狗,如此類推。

        明仔加了幾筆入圖畫內,然後說:「那麼,數到了馬和羊,牠們便是彼此的六合貴人了?」

        同姨又點點頭:「沒錯,沒錯,你比天月聰明多了,她數這些最不濟。」

        阿妤搖搖頭說:「因為媽媽連十二生肖的順序也弄錯了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太還在思索,然後拍拍兒子:「仔,你一會兒回到舖子,第一件事幫我們一家畫幾個表出來。」

        明仔忽然說:「咦!媽,原來我是你的六合貴人呢!我是猴,你是蛇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惡狠狠地瞪著兒子:「你的口才對別人才用上的嗎?你不懂倒轉來說嗎?我才是你的六合貴人呢!」

        同姨笑:「我看你兩母子真的笑得我差點噎到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問:「阿仔跟王教授是相沖的,那麼如果一家人互為相沖又如何呢?」

        王教授喝一口茶:「生肖這些合沖之說只是一個非常概括的參考,人總不能簡簡單單的分為十二類格局的,不用太介懷,親情最緊要嘛,難道我會和明仔有甚麼衝突嗎?」

        同姨點點頭:「就如阿妤跟天月的生肖是相沖的,反而我跟天月就互為六合貴人,這個又如何說呢?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太反而迷上了:「不是很配嗎?天月把女兒放在你這兒,好日也不來看看;相反,她常常介紹保險客戶來找你算命,你又常常幫助她解決難題,算是互為貴人呢。嗯…真是很準呢!」

        同姨沒好氣:「這個嘛!又好像解得很好,你倒是回去和親朋夾一夾,再來報告給我知有多準!我們再在這堸郁銵A你老公肯定跑去吃下午茶,來隻大雞腿了,新一年第一餐吃素的功德就沒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太太看看鐘,嚇了一跳,拉著兒子就走:「對呢!那老陳一定會跑去亂吃東西,我回去制止他!」

        同姨拿了個紙袋遞過去:「這埵傅睍鹵|和芋頭糕。差點忘了給明仔紅包,你呀,回去多練多用你的口才呀!」

        陳家母子連聲多謝,飛也似的跑走了!

        阿妤望望冰箱問:「婆婆,馬荳糕和花生糕沒有給他們嗎?那些反而比其他還多呢!」

        同姨漫不經心,邊拾起碗筷邊說:「是嗎?不平均了嗎?那些唯有分給老王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王教授又喝了一口茶,只是微微笑著不作聲。

 

(2-1)

 

 

(2-2)

 

 

(2-3)